一次偶然的机会,志贺春树无意间读了同班同学山内樱良的私密日记,知道了她罹患胰脏疾病来日无多的事情,在对方的要求下帮忙实现她的每一个愿望。樱良如同众人爱看的樱花,只开一次却努力绽放最美丽的花瓣,春树如同朴实低调的大树,胆小怯懦,几乎不跟其他同学往来。樱花并没有在树干上停留太久,但却从此改变了春树的一生,让他成为愿意和别人说话和做朋友的人,成为愿意做出选择和创造命运的人。樱良和春树是性格上完全相反的人,一个很受欢迎,一个过度自闭,幸好都愿意为了对方做些改变,樱良想学着不靠大家也能肯定自己存在的意义,春树则试着走出书本以外的世界,跟周围同学做朋友。

可能因为男主角「没有名字」和女主角「没有未来」这两点被放大,所以并没有被特别提及,但真正让这本书活过来的部分,正是在于这是两个「性格完全相反」的人一起行走的轨迹。看着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互相说些没营养的话、打闹,对同一件事情采取完全相反的两种看法,真的会让人会心一笑,不禁会想“你们在搞什么啊?”暖暖的、澹澹的,但却真真实实的贴近生活。

“我想吃掉你的胰脏。”这句话出现过两次。第一次是在图书馆,樱良对春树说出这句话,并解释到,古人讲说:“身体哪里有问题,就会吃动物的器官来进补。”第二次是在第二次出游的第二天,樱良对春树说出这句话,并解释到,某个地方传说:“自己死前希望对方在他死后能吃掉他的部位(像是胰脏),这样他的灵魂就会在那个人的心里活下去。”所以我死了以后,你可以吃掉我的胰脏。

「我想吃掉你的胰脏」是这部电影的核心精神,你身边是否有可以让你吃掉胰脏的人呢? 吃掉胰脏只是象征,而不是真的吃掉,这代表这个人值得你憧憬,如果他的灵魂能在你心裡活下来,就能让你更加完整,也就是说是跟你完全相反的个性,取其长处使自己更加完美。

结局看似充满遗憾,但却是最美好的结局,春树晚了12年才得知樱良最终的心意,这个心意与他的心意相同。并非互相倾诉爱恋对方,而是两人完全相反的个性,却互相憧憬彼此的长处,互相珍惜、互相需要对方,不像朋友也不像恋人的关系,死后自己的灵魂也可以活在对方的心里,所以最后春树感受到樱良并未真的死去,而是一直在他身边,让他有勇气与人来往,而春树自己也能将自己的坚强及勇气分给大家。

电影中提到了选择,我们与谁相遇并不是偶然,而是之前不断的选择造成现在的结果。每天我们的确面临许多选择,所谓与人相遇的缘份就是自己的选择与对方的选择到最后相遇,而是否要继续来往又是依照双方的选择来决定,相比于缘分和运气,选择更加重要。再来说说男女主之间的关系吧!两人从只知道有对方这号人物存在的关系,靠着因缘结识,到最后分离,只能说命运捉弄人啊!让我遇见了你,却又硬生生将你带走,但是呢,命运在女主的观点中可是不适用的,她把所有的相遇全视为一种选择,换个方向思考也许就会变成「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」这番道理。“我不是这样认为哟。不是偶然。我们,大家,都是自己的选择下来到这里,你和我的同班,那天在医院,都不是偶然。也不是命运。你至今为止所做的选择,和我至今做的选择,才使我们相会的。我们,是以自己的意志相遇的。”女主曾这么说。两人选择了和对方相处,选择保持着「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」的暧昧关係,选择用「我想吃掉你的胰脏」将自己对对方的情感表达出来。两人之间的关系,便是在无数选择中诞生的美好。

我们永远无法预料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,也许今天就是我们的最后一天了。小说中春树问樱良,既然樱良快要死了,为甚么要陪春树泡在图书馆,不做些更让自己人生无憾的事情呢?例如例如跟重要的人见面、出国旅行、决定葬生之地等等。此时樱良的回答是“你跟我,明天都说不定会死啊。从这点来说,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,真的。每一天的价值都是一样的,做了什么事之类的差别,并不能改变我今天的价值。今天我很开心。”她一天的价值不会因为她即将死去而改变,就算她身患绝症还是希望普通地过活。正如樱良所说,「她是没有未来的」。不管樱良怎么努力,她终究无法摆脱死亡的命运。也许樱良无数次强调「选择」,是一种对于命运的反抗。你不一定能改变你客观的处境,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,既然如此,何不换个角度。这也是她没有告诉除了春树以外其他人自己绝症的原因,就算是死,她也按照自己的意志瞒骗其他人,希望身边的人像是对待普通人一般地对待她,她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与春树相处,选择在日记上留下些什么,她宁可相信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,这样不才能活的问心无愧吗?

唯一确定的只有,死亡是霸道任性而毫无道理且无法回转的。有种明明从这里才是开始,有些什么才正要开始,却再也没有以后的感觉。非常荒谬,可是也因为这样才真实,一如春树的独白:“她死了。我太天真了。到了这个地步,我还这么天真。我天真地以为她还有一年的时间。说不定连她也可能这么以为。至少我误解了没有人能保证明天的事实。我理所当然地认定时间不多的她一定会有明天。这是多么愚蠢的理论。我相信这个世界至少会纵容时间不多的她。当然没有这种事。根本没有。世界是一视同仁的。世界平等地攻击像我这样健康的人,跟罹患重病即将死亡的她。我们错了。我们太傻了。但是,有谁能揶揄犯错的我们呢?在最后一集结束的戏剧,不到最后一集一定是不会结束的。决定腰斩的漫画,在腰斩前不会结束。预告了最终章的电影,在最终章上映前不会结束。大家一定都是这么相信的。大家一定都是这么学习的。我也这么以为。我相信小说没看到最后一页,是不会结束的。如此荒谬,没有道理,可是就是发生了,那就是现实。那个能理解自己的人,那个必须的人,已经哪里都不在了,所以我才哭到一度觉得自己要过度换气吧。”

电影中常探讨生死的话题,值得大家深思。但就像山内樱良说的:“反正大家都会死,那我们就在天国相见吧!”没错,有些人只是先到天国,终有一天还是会再见面的!我们总是以为还有时间,所以把最重要的话藏在心底,不愿意宣之于口。如果一直不讲,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啊。人啊,为什么总是要等到遗憾,才来后悔呢?并不是想和对方变成朋友以上的关系,只是希望交情能够再更好一点,也许也饱含了爱情的成分,但那绝对不是只有爱情,而这种无法被轻易归结的感情,一定要说的话,也只能用「特别」这样的说法了吧?

面对春树提出的:“对你来说,活着是什么?”樱良思索后认真的回答了:“活着一定,就是跟某人心意相通,那就叫做活着。认可某人、喜欢某人、讨厌某人;跟谁在一起很开心、跟谁在一起很难过;跟谁牵手、跟谁拥抱、跟谁擦身而过,那就是活着。只有一个人的话,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。喜欢某人、讨厌某人的我;跟谁在一起很开心、跟谁在一起很难过的我,我觉得我和这些人的关系,就是我活着的意义,而不是别人的。我的心是因为大家在才存在,我的身体是因为大家触碰才存在。这样构成的我,现在还活着,还在这里活着。所以人活着是有意义的。就跟你和我都是因为自己的选择,所以现在才在这里活着一样。”而这同时也点出了樱良的生存方式,确认自己存在的方式,对她来说,活着与存在本身,是靠着与他人接触、制造共同的时间与回忆,以此来证明这一刻与自己的真实性。

樱良说过面对死亡的好处只有一个,就是每天都真实地感觉自己活着。她在「共病文库」记录每天的心情,在笔记本写下和完成死前想做的每一件事,在几个月内度过了充实的每一天。从这一点来看,或许「病人」才是「活人」,懂得如何去活的人。相较之下,有些「活人」反而像是「病人」,每天上班无精打采,对未来不抱任何期待和希望。别忘记每个新的一天,都是人生这本书的新页,甚至就此展开崭新的章节。希望这本书亦或是这部电影,能让你意识到存在的意义和选择的权利,感受到存在的价值,无论你是对自己前途迷茫的人,还是对感情迷茫的人,这个故事想要表达的一切都一定能帮助到你,和朋友或者恋人留下活过的证据,找到自己的价值以及面对生活的勇气。